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最强落序码得下期特肖 >

解密裕达国贸帝国的“黄金”代码

发布日期:2019-12-17 23:56   来源:未知   阅读:

  它,装修富丽堂皇,外挂大理石,内置水晶大吊灯,纯净浪漫中透射出妖娆的光芒,龙凤呈祥、如意祥云、古雅屏风等无处不在的中式宫廷,恍然置身被召入皇宫的尊贵感;

  它,誉为西区地标,坐落于经济文化大动脉之称的中原路,俯瞰可观中原重镇迷人之风光,是对外开放窗口、经济繁荣的产物和象征以及主要经贸活动的指挥中心和大舞台,曾视为“河南新世纪的象征”;

  它,尊踞主城区,立于市府旁,地处政治核心地带,周边金融机构、国家政务部门林立。耗资3亿美金,高45层,曾为河南省最高建筑物,由世界著名设计师李祖原先生亲自设计,是彼时台北101大厦之前的扛鼎之作。

  它,由A.B双塔组合而成,融西方建筑文化和中国几千年深远博大的民族文化、佛教文化于一体,双塔形式取意双手合十,形神兼备。一物一世界,一方一净土,从佛手到龙头,它与帝都龙形楼盘“盘古大观”南北呼应。

  它,曾接待过世界各国名人和政要,政界名流、工商业巨头、影视红星频频光顾,豪车遍地,美女云集。奢华得难以想像,而隐藏在奢华背后的刀光剑影,更是令人瞠目结舌。

  它,就是裕达国贸。从惊艳问世之初的“万千宠爱于一身”,到贵为业界领袖的“乱云飞度仍从容”,再到自顶峰坠落的“世人唾弃打入冷宫”。裕达,这个郑州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却离郑州的未来越来越远。

  不凡的出身造就了辉煌的过去,却未能创造它更加辉煌的未来。2015年,立春刚过,在多家媒体轮番起底和密集报道中,裕达国贸和它神秘的掌舵人郭文贵被撕开面纱。关于他“发于畎亩,鏖战京华”的身世起底,关于他与某些高官从结盟到反目的猎官奇事,关于他获得“战神”和“加勒比海盗”称号的种种商场战例,关于他擅长“把明白事搞得不明白然后再浑水摸鱼”的造霾式行事风格,还有动辄以亿为单位的造富能力,都成了媒体和公众在网上网下的啧啧谈资。

  一个属于“酒店帝国”的传奇或许从2015年就注定落幕,而郭文贵在大陆的美好时光,随着与李友争斗加剧而戛然而止。

  华人建筑大师李祖原曾这样评价郭文贵:郭文贵具多方面智慧与才干,理想远大,在设计过程中为了追求造型意象,遍访全世界各大城市建筑,最后决定以大写意的手法创造盘古大观。是的,没有郭文贵,就没裕达国贸,更不会有盘古大观。

  郑州乃是郭起家之地,也是有关郭文贵谈资最多的地方,虽有人对其敬畏,但微词者也颇多。

  春日的阳光下,紧邻郑州市档案局的裕达国贸在雾霾中与周边“低矮”的建筑相比,十分抢眼和突兀。

  裕达国贸是郭文贵初涉房地产业的第一个项目。公开信息显示,现年52岁的郭文贵(又说是1967年),出生于山东省菏泽市与河南省为邻的某县的一个农村家庭。家中有八个兄弟姊妹,郭文贵排行第七,故有人称郭文贵为“郭七”。由于少时家境十分贫寒,郭初中未毕业就辍学在家,18岁到黑龙江省政府工作,22岁转战郑州任黑龙江林药公司驻郑州业务处职员。1992年,郭文贵在郑州遇到了香港爱莲国际集团(简称“爱莲集团”)的港方代表夏平,这成为他人生中的重大转折。

  这也为后来郭文贵的裕达置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裕达置业”)埋下伏笔。夏平回到香港后,积极推动爱莲集团与郭文贵合作,成立了郑州市裕达置业。公开资料显示,1992年,郭文贵成为核工业部(郑州)干休所下属的集体企业—河南大老板家具厂董事长,一年后又与香港爱莲有限公司合资成立裕达置业。

  与郭文贵一起成立公司的夏平,曾被称为郭文贵商业生涯里襄助的“四个大姐”之一。亦有媒体报道夏平曾经系香港的“零售女王”。

  现年90岁的夏平,在大陆设立的南京银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南京银达置业投资有限公司、郎溪银达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中继续担任法定代表人。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南京银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993年3月3日成立)中,夏平还出任了董事长一职。

  两人交往的细节并不清晰。但有知情人称,20岁出头的郭最初只是“好大姐”夏平的司机。用另一位知情者的话来说,善于经营人际关系的郭很快获得了夏平的“宠幸和信任”。夏平以港商的身份为郭文贵在郑州拿项目而站台。这,才有了郭和夏唯一的合作项目:裕达国贸。

  对于当时郑州的发展状况来说,耗巨资建商务大厦是很冒险的行为,但郭文贵表现得相当自信,他说服董事会的陈词是:“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亚洲的龙头是中国,而中国的经济中心已向中西部转移。郑州正处在东部、中部、西部的接合点,国际财团及跨国公司纷纷开拓中原市场。在当时,郑州的投资环境并不完善,甲级写字楼及配套服务设施奇缺,给外商工作、生活及商务活动带来诸多不便。所以,在郑州建一座世界水准的大厦,必将树起中原新标杆……”

  香港南湾道豪宅区附近一位人士描述的是郭文贵之子郭强驾驶的一辆雷克萨斯,这辆车曾经常出入浅水湾南湾道20号。

  子如其父,郭强如同其父郭文贵一样,颇为神秘,对车也是情有独钟。身为国内HAC中国顶级跑车俱乐部的一员,郭强并不使用真名,以“Mileson-Q–G”现身。HAC的名头在一些圈子里广为流传,由于其入门跑车是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限量版跑车,因此能够入会的会员可谓是荣幸之至。目前,该俱乐部仅有9名成员,其中最有名的当属稀土大亨蒋泉龙的儿子蒋鑫。(收藏有破两亿的豪车,成为中国买车第一人)。

  郭强目前担任股东和董事的多家公司,注册地址位于香港中环的中银大厦49楼。然而,在去该大厦探寻期间,中银大厦管理方无法确定郭强相应公司位于49楼。

  通过郭强身份信息筛查,目前郭强至少在13家香港公司中担任董事或股东。其中,从注册时间看,目前郭强担任董事中注册时间最早的正是兆泽投资有限公司,该公司系郭文贵于1999年3月创立。

  而在此前一个月,郭强还设立了一家名叫中国金泉集团(香港)有限公司。金泉是郭文贵比较喜欢的一个名字。

  2002年,郭文贵控制摩根投资和政泉置业分别拿到了朝阳区大屯乡的两个地块,分别开始建设摩根中心和金泉广场两个商业地产项目。

  梳理郭强旗下公司时发现,至少有7家公司在2016年9月20日停止了活动。这一年的9月,并未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与郭文贵及其下属公司有关联。到底什么原因导致郭文贵家族在此时密集停止活动,并不清楚。然而,这一年也是郭文贵背后势力进一步被清洗的重要一年,他幕后的政治大佬相继倒台。

  传言称,郭强是布加迪中国总代,盘古大观之前的大屏幕上有段时间天天播放布加迪的视频,据称是郭强要开专卖店,然而至今该店铺也没有开成。有一点确信的是,郭强对于布加迪等超级豪车特别迷恋。

  查阅此人微博,仅有两条信息,最后一条转发微博@BUGATTI布加迪中国:去年,第一辆。。。传奇限量版车型在美国(房源)圆石滩车展首次发布。发布时间是2014年8月19日,此后微博从未更新,关于郭强的消息也再未被世人所闻。

  从拆迁时发生的冲突,到建设期间的电梯井火灾,裕达国贸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更困扰郭文贵的是资金问题。

  工程初期预算16亿元,但实际建设中远超这一预算,总投资达26亿元。裕达国贸建成后,郭文贵并未结清各种债务。据媒体报道,裕达置业当时的总负债超过14亿元。

  仅工程款一项,就使郭文贵陷入诉讼泥潭。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下称中建二局)于1995年承建裕达国贸大厦,1997年6月大厦完工,总造价为2.4612亿元。但直到1999年6月,裕达方面仅支付了8975万元。1999年5月27日,中建二局就裕达置业拖欠工程款纠纷起诉至河南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裕达置业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法于2002年8月23日做出终审判决,要求裕达公司于终审判决生效后15日内,向中建二局支付工程欠款、垫支的材料款等合计3129万元。

  不仅如此,裕达置业在裕达国贸大厦建设初期向工行河南分行贷款近6亿元。然而,这笔贷款是否偿还给银行,至今仍是个谜。

  2005年6月底,工商银行总行针对本行总额高达7000亿元的不良资产,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向

  各大资产管理公司剥离。裕达置业作为一个债务单位赫然在列。资料显示,此次该公司共有6.0091亿元的债务本息(含5.8835亿的贷款本金),被工行河南省分行营业部作为“可疑类资产”剥离,其承接单位是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一说长城资产管理公司)。

  而在当时,国有商业银行在贷款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非国有企业不进入。一位熟悉工行人士对《郑州楼市观察》说,没有相应的信用凭证,银行是不可能给裕达置业这样的非国有企业贷款的。按照公开报道的说法,裕达置业这笔贷款是以裕达国贸大厦近1/3面积作为抵押。

  2005年,裕达国贸已经正常营业,尚不知为何工行河南分行为何要将此资产包剥离。而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将该资产包挂牌后,资产包的去向成谜。一个尚未证实的消息是,该资产包最后被郭文贵通过关联公司低价买下,这也成为河南省资本市场上的一个经典事件。

  “郭文贵用了金蝉脱壳之计成功将国有资产纳入手中,这也是他日后飞黄腾达的点睛之笔。”知情人说。

  知情人向《郑州楼市观察》透露,裕达国贸在当年建设时,由于资金紧张,郭文贵曾遭债主追杀,弟弟郭文奇替其挡刀身亡,为纪念弟弟,郭文贵便将酒店的7楼命名为奇中餐厅。郭文贵的另一个哥哥则被指因为压力太大自杀身亡。山东莘县西曹营村郭家的坟地里,有一座墓主为“郭文斌”的坟墓。

  1998年,高199.7米的裕达国贸拔地而起,在万众的瞩目和期待中,艳惊四座、一个属于裕达国贸酒店的传奇从此拉开序幕。在开业典礼上,郭文贵回忆起建造时的种种艰辛和逝去的兄弟,泪流满面。

  随着LV丹尼斯大卫城店以河南“唯一”的姿态在2016年10月盛大开幕,原LV裕达店正式成为“历史”。裕达福福这个曾让裕达傲娇的商业板块,在春日的艳阳天大白于天下。

  在丹尼斯大卫城官方微信中,有这样一段介绍:路易威登郑州大卫城专卖店于10月27日盛大揭幕,此专卖店是河南唯一一家路易威登专卖店。店中将会陈列各式皮具、小皮具、鞋履、旅行用品、配饰、珠宝及钟表,并且将会首次在郑州市场介绍路易威登的女士成衣以及男士成衣系列。

  文中“唯一”的表述,也意味着裕达福福LV店的成为历史。LV官方网站上,搜索“河南”区域,“唯一”一家店的显示已改变为“路易威登大卫城专卖店”。

  作为裕达国贸精心打造的作品,裕达福福曾是河南第一大奢侈品商场,也是中原高端零售业繁荣度的风向标,堪称郑州百货的“金字塔尖”。而今,号称3万平方米的场子里宛如“空城”,冷清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这栋3万平方米商场共分三层,昔日多少名媛和富家子弟云集于此,为博美人一笑多少名流出手豪阔。而今,裕达福福原商业区域门店统一被金色的广告纸遮盖,上行二楼原商业区域的手扶梯也被礼貌的拉上了禁行界限。工作人员礼貌告知,裕达福福商业已暂时全部停业。

  LV堪称裕达福福的“镇馆之宝”。有媒体报道称,裕达用了8年的时间赢得了LV的芳心、花数亿真金白银重塑了福福商场的硬件……

  2016年6月,郑州媒体专题报道曾经名品云集的福福精品商场几乎空城,九成品牌离场,而引发福福精品商场生态坍塌的原因始于账期“梗阻”。

  2015年下半年以来,裕达福福结款就出现了长时间延误,并在2016年春节前加剧恶化。某国际品牌河南市场负责人不愿透露被欠款额,却描述了结账时的感受,“账期一拖就是半年,品牌商每月有上百万营业流水被占压,商场结款更像是挤牙膏,谁也受不了。”

  在联系到部分品牌商家后得知,他们的撤店时间虽有不同,但无一例外,均是因裕达福福的结算账期出现“不可捉摸”的延长,只得选择撤店、避险。

  “去年3月底,我们得知某国际大牌在撤店后向裕达福福发起‘讨债诉讼’,次日便提交了撤场申请。”某品牌代理商称,这一消息令其心惊了一夜。此后结果如预期一样,裕达福福账户被冻结后,加剧了品牌商结账难度。

  品牌商撤店后最容易产生的次生灾害是催债。上述品牌商证实,仍有不少经营款被拖欠。而且,想解决这个麻烦却并非易事。

  这是一处幽静山道边的别墅,靠山临海。与人流较多的浅水湾浴场相比,这里有时半小时内也见不到一个路人。

  山道靠海一侧,是双数街牌号的一栋栋形状各异别墅。这些临海别墅独享了海岸线,也让从海洋公园过来到天后花园一带临海步道在此消失。消失的海岸线,成为顶级富豪们隐秘的私家乐园。

  这座别墅位于南湾道20至22号,是有郭文贵名下的公司于2011年以8.8亿元购入。该处原有一幢独立屋及一幢3层高的别墅,三年多前起业主展开大规模装修工程,如今已是一座5层高的超级豪宅。据估计,该物业面向无敌海景,市值约15亿元。

  报导说,这座5层高的超级豪宅面积料超过1.5万平方尺,由于郭文贵要求高并不断改动设计,装修历时已超三年多,至今仍未完工,估计装修费已近6亿元。

  有知情者表示,大宅的设计师和工程师来自英国及意大利,豪华大门从欧洲订购,室内还有大量超豪华客房,亦有一个宴会厅,恍如五星级酒店,令人联想起“红楼”。

  以豪宅的天台为例,天台上面已铺上木地板,上有两个共可容纳10人的临海冷热按摩浴缸,有逾20个可供乘凉或晒太阳的座位或床位,还有天窗可以让下层享受到太阳光,天台边缘部分位置装上60毫米厚的强化玻璃,犹如豪华酒店。

  屋内不少客房面积逾千尺,配以逾6尺半的大床、梳化、巨厕及阳台,一间房已超过普通豪宅;豪宅最底层更设有临海大泳池,还设有多个厕所及至少7个床位,估计是供佣人及保安人员留宿的,亦预设保安控制室及遍布“天眼”。此外,在装修过程中还将临海通道加建的玻璃墙、落地玻璃改为石墙,加上本已背山面海,使豪宅的隐私度大幅提升。

  从海洋公园地铁站沿香港道步行,经过深水湾、浅水湾,抵达浅水湾南湾道这栋别墅,总计要走一万多步。与喧闹嘈杂的铜锣湾以及写字楼林立的中环相比,这里代表了香港的另一面:低调隐秘的奢华。这里,奢华的赛艇俱乐部会所,只接待会员。春日的海面,因众多赛艇爱好者而“沸腾”。

  浅水湾浴场附近的餐厅,亦是香港富人和明星喜欢光顾的地方。途中有一处著名的露台餐厅,即张爱玲笔下的白流苏和范柳原第一次邂逅的地方,也是电影《色戒》特工头目易先生与王桂芝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沿别墅旁的步道下行,左转二三十米就是著名的中湾浴场。一位香港当地人士说,这里亦是同志地标海滩。春日这里人不多,偶尔可看到几位外籍男青年躺在荒废的平台上晒太阳。

  郭文贵布局在河南、北京等公司都遭遇了一系列诉讼。其中郑州裕达国贸涉及的法院判决就有33件,执行案件有10件。

  2017年1月17日,涉及郑州裕达国贸酒店有限公司的一宗法院公告中还显示:“兴业银行郑州分行诉你们(郑州绿弘贸易有限公司、郑州裕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郑州裕达国贸酒店有限公司、郭文贵)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现依法向你们公告传达。”

  查询到涉及郑州裕达国贸酒店有限公司的四件失信信息,被执行人郑州裕达国贸酒店有限公司被视为“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3月5日,《郑州楼市观察》与裕达国贸联系,一位女士对相关问题表示“我也不清楚”。

  此外,郑州裕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也涉及至少两宗案件。2016年7月5日,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民事判决,判决被告郑州裕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向原告博柏利(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支付合同欠款8552057.10元及逾期利息318615.95元,并退还原告合同保证金172500元。

  2016年12月19日,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还做出判决,被告郑州裕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向原告琳玛(上海)贸易有限公司货款2414120.1元并支付逾期利息。

  这两宗案件背后,均涉及到郑州裕达国际贸易公司旗下拥有的裕达福福精品商场与承租方产生的经济纠纷。

  而在河南陷入众多诉讼之外,郭文贵家族在京的重要公司北京盘古氏投资公司也遇到多起诉讼。相关涉及盘古氏公司的法院判决就有47件之多,执行案件达30件以上。或许,这些案件还不是终点。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相应案件亦在推进中。

  梳理法院判决盘古氏公司涉及的47桩法院判决后发现,北京盘古氏投资公司涉及与平安银行上海自贸试验区分行和香港国际基金投资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2016年9月2日由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的民事裁定书显示,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曾经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盘古氏公司归还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贷款本金631,907,823.15元及逾期利息;如盘古氏公司不履行上述义务,则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有权对香港国投公司在0xx账户中的保证金行使质权。

  根据判决书显示的内容,早在2015年1月21日北京市公安局就要求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将香港国投公司的保证金账户予以冻结。2016年1月13日,大连市公安局向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离岸部发出协助解除冻结财产通知书,被上诉人于当日进行结汇,就本案所涉贷款受偿人民币622,419,999.97元。根据这些事实,上海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对一审判决进行了变更。

  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向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归还贷款本金9,487,823.18元;判决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向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归还逾期利息59,227,102.01元。此外,这桩案件公布的信息还显示,正是在郭文贵与李友恶斗之时,平安银行蹊跷地完成了对郭文贵企业的贷款。

  2014年12月25日,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与盘古氏公司签订《贷款合同》,该合同第一条和第八条约定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向盘古氏公司贷款合计14.395亿元。据了解,签订合同当日,银行发放了6.395亿贷款给盘古氏公司。对于类似贷款,某银行资深人士亦感到困惑。

  此外,郭文贵旗下的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也涉及到78宗法院判决。其中涉及到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与北大资源集团、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多宗纠纷。

  简单相加,郭文贵家族有关联的主要公司涉及的案件,就已经有上百宗案件。按照近期郭文贵在某电视上的露面中所言,其在海外亦有一定的资产。这些资产是否能够偿还其涉及案件的全部金额尚不可知。

  2005年,媒体相继曝出裕达置业超高负债的新闻。从1994年至2004年的10年间,裕达置业的净利润一直都是负数,“年年亏损”。裕达置业2004年度联合年检报告书显示,该年度裕达置业的资产总额为14.9177亿元,负债总额达到了14.7091亿元,资产负债率接近100%;根据同期河南中兴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2004年度,裕达置业的短期借款期初余额为8.4256亿元,期末余额为7.0786亿元。

  目前,河南裕达置业经过变更后,唯一股东为兆泽投资有限公司。香港注册处网上查册中心提供的信息显示,1999年3月5日,兆泽投资有限公司在香港成立,注册资本为5万港元,目前这家公司依然在册。成立时,郭浩云与王锴出任了董事及股东,两人均以香港身份证进行了登记。实际出资1万港元中,郭浩云持股9999元港元,王锴持股1港元。

  郭浩云其实是郭文贵的另外一个身份。筛查了郭浩云和郭文贵相关身份信息后发现,以郭浩云名义注册的公司至少有四家公司。

  裕达置业曾有过三次法院冻结,最近的一次冻结日期是2016年6月8日到12月7日,冻结其持有股权、其他投资权益数额5349万美元。周期最长的一次冻结是从2015年11月11日到2017年11月10日,冻结其持有股权、其他投资权益数额5350万美元。

  连年亏损的还有裕达酒店。1998年10月,裕达酒店租用裕达置业所有的裕达国贸大厦东塔8至42层进行酒店业经营,“以期创造出一座中原地区最为先进的文化娱乐场所及商务交易场所。”公司的经营范围为餐饮、娱乐、桑拿、美容美发服务、健身中心、住宿。可行性报告预计,年营业收入8488.8万元,税后利润2588.3万元。郑州市政府招商办公室【1998】第278号文件批复同意,随后该公司获工商部门颁发营业执照。

  2015年9月6日,裕达国贸酒店因拒还1043502.85元欠款,被法院列入失信黑名单。此次因拒还百万欠款被列入“老赖”失信黑名单,这对郑州裕达国贸酒店来说尚属首次。

  让人费解的是,一面是270亿身价,一面是负债累累、区区上百万拒不偿还,郭文贵的资金运作线路图似乎是个谜。

  根据郭文贵圈内人士向《郑州楼市观察》爆料,郭出手极其大方。郭文贵有一口号,说在中国大陆投资,是“半对半”,即一亿元的投入,五千万用于项目,五千万用用于“人脉”。

  难怪郭文贵总是缺钱,由此郭文贵资金运作线路图之谜也就大白于天下。本来房地产行业就是暴利行业。其实,郭文贵为了构建自己的财富帝国,进而实现自己的政治梦想。郭文贵为了推动构建一个庞大的企业帝国,编织了一个高效运转的关系网,而这样一个黑网,没有巨额资金的投入,是不可能实现的。于是出现了一副相当怪诞的画面:一面是巨额利润,一面是巨额非正常支出,即使在通过北大方正融到八十亿元人民币现金之后,可怜的郭文贵仍然被最高法院因区区三百万元而登上中国老赖黑名单中。

  后记: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2002年左右,在郑州官司缠身的郭文贵北上京城,开启了一番翻云覆雨的逆天风云,人称“战神”,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郭文贵在北京所投的第一笔钱,是和保利地产的合作。该项目名称为“保利金泉广场”。但有意思的是,北京的这笔投资款,恰恰是郭文贵在河南郑州将其公司“河南郑州裕达国贸”所有债务甩掉之后,挥师北上而投入的。

  • Power by DedeCms